春光撫芳菲-新華網
<progress id="i5xkd"></progress>

  1. <li id="i5xkd"></li>
    1. <rp id="i5xkd"></rp>

      <dd id="i5xkd"><track id="i5xkd"></track></dd>
      <tbody id="i5xkd"><track id="i5xkd"></track></tbody><th id="i5xkd"><track id="i5xkd"><dl id="i5xkd"></dl></track></th><th id="i5xkd"></th>
    2. <rp id="i5xkd"></rp>
    3. 新華網 > 安徽 > 正文
      2024 03/22 08:48:17
      來源:安徽日報

      春光撫芳菲

      字體:

      春分時節,馬鞍山市當涂縣護河鎮大面積油菜花競相綻放,眾多市民前來賞花踏青。本報通訊員 汪宗本 鄧 磊 攝

       滁州瑯琊山醉翁亭景區內千年歐梅綻放。(資料圖片)本報通訊員 李曉村 攝

       黃山市徽州區呈坎村的春天,金黃的油菜花與粉墻黛瓦的徽派古民居相映成趣。本報通訊員 樊成柱 攝

        這個春天,你想去探訪什么花兒,去何處賞花?梅花、櫻花、梨花、桃花、油菜花、杜鵑花、芍藥花,等等,它們在江淮大地次第綻放。當然,那些獨具地域文化標識的花兒,可以連接古今記述,也能迎接八方來客,人間芳菲更有文化深意。

        “春山”賦鄉愁

        唐代詩人白居易曾經寫詩稱贊杜鵑花“花中此物是西施”,足以見得詩人的偏愛。翻閱唐詩,還有一首《宣城見杜鵑花》,也將杜鵑花賦予情感:“蜀國曾聞子規鳥,宣城還見杜鵑花。一叫一回腸一斷,三春三月憶三巴?!边@首詩,也被選入如今的語文教科書中。

        宣城,是李白流連安徽時重要的到訪地之一,那首《獨坐敬亭山》傳遍天下。每到春日,敬亭山上開滿杜鵑花。不由得令人猜想,李白的“深度游”,飽覽了山川美景,也觸動了濃濃鄉思。感物起興,下筆有神,在李白的筆下,鄉愁是一朵小小的杜鵑花。

        火紅的杜鵑花,喜于山間怒放。高山之巔,因為杜鵑花的綻放而別具風貌。

        當整個大別山還是“草色遙看近卻無”的景象時,主峰的白馬尖已經開始漫出紅色。皖西大別山區的金寨、霍山以及金安區毛坦廠東石筍等地,都是欣賞杜鵑花的好去處。奇峰、怪石、云海、松濤和杜鵑花海,九華山最美的春景,也擁有杜鵑花的一席之地。錦繡杜鵑、迎紅杜鵑、猴頭杜鵑、粗柱杜鵑、紫花杜鵑……豐富的品種令人目不暇接。黃山杜鵑同樣綻放山野。據記載,黃山杜鵑生長在海拔1350米以上的玉屏樓、北海、西海、散花塢、始信峰等地,因而還有著“高山玫瑰”美譽。

        鄉野尋“友鄰”

        如果說綻放于高山之巔的花兒有些“高冷”,那么那些遍及城鄉,一抬頭、一躬身,皆可入眼入心的花兒,足以成為“友鄰”。

        暖春時節,梅花開得早。社區內外、街邊公園、城市綠洲,隨處可見梅花的身影。它不那么濃烈,卻足夠溫暖。比如滁州瑯琊山醉翁亭的“歐梅”,是當地人心目中地域文化的標識,也是隨時可探訪的“老朋友”。

        據記載,瑯琊山醉翁亭中的梅花,為歐陽修親手所植,世人因此稱之為“歐梅”。古梅品種稀有,高約8米,其花期不搶蠟梅之先,被譽為“花中巢許”,雖距今已近千年,卻依然枝繁葉茂,歷代詩人多有賦詠,為瑯琊山鎮山之寶。歐陽修在七言律詩《憶滁州幽谷》中寫道:“滁南幽谷抱千峰,高下山花遠近紅。當日辛勤皆手植,而今開落任春風。主人不覺悲華發,野老猶能說醉翁。誰與援琴親寫取,夜泉聲在翠微中?!焙笕艘髡b至今,成為“歐梅詠芳”的詩歌雅會。

        “等閑識得東風面,萬紫千紅總是春?!边@是朱熹的詩句,用來形容他祖籍地徽州的春天也十分恰當。黃山的“花事”是隆重的,山巔的杜鵑花、山下的桃花,林林總總,還有那蜿蜒著的油菜花海。在清康熙年間《徽州府志》記載中,清代的徽州地區就有油菜種植。它們,緊貼著大地,關乎著生計,樸實而熱烈地展示著生命力,金燦燦的油菜花,為皖南地區帶來一抹不可或缺的明亮色彩和生活氣息,是游人眼中鄉村的勝景,更是農人眼中希望的田野。

        “故道”多冀盼

        每年三四月份,黃河故道連片的梨園,潔白芬芳,大批游人造訪。在這條故道上,“梨樹王”是碭山梨鄉的驕傲,雪白純潔的百萬畝梨花亦是春日梨鄉最美的風景線。

        據記載,南宋時期,黃河流經碭山。近700年時間,黃河從碭山區域經過,河床抬高,河流攜帶大量泥沙,形成地上“懸河”。黃河最終改道后,原碭山境內的黃河成為故道。早年的黃河給碭山人民帶來自然災害。經泥沙反復沖刷,碭山的土地多紅粘土、沙壤土、鹽堿地,小麥等糧食作物不易生長。

        但是,以梨樹為代表的果樹控水固沙,讓碭山的土地不再貧瘠。明代《徐州府志》(明代碭山屬徐州)記載,碭山產梨。1733年(清雍正十一年)的《銅山縣志》記載著“黃里石榴、碭山梨,義安的柿子居滿集”的民謠。這些記載充分說明,碭山產梨早已有之,并且是享譽一方的特色產品。

        今天的滿樹梨花,依舊潔白爛漫,根植于一方水土,卻同時造就了新的生態風景線與文旅風景線。黃河故道深厚的生態、文化、歷史、人文、經濟價值受到更多人的關注,人與自然相互協調的故事,也為這片梨花勝景增添了人文底蘊。

        “遐思”也芬芳

        “小黃城外芍藥花,十里五里生朝霞?;ㄇ盎ê蠼匀思?,家家種花如桑麻。紅紫為田綠為圃,一痕草色低難遮。龍眠詞客游江北,一見芍藥如舊識?!边@是清代詩人劉開所著《城東觀芍藥歌》中對亳州城外的芍藥花的描述。

        從《詩經·鄭風·溱洧》中的“贈之以芍藥”,到北宋秦觀筆下的“有情芍藥含春淚”,再到膾炙人口的《城東觀芍藥歌》等,芍花以其獨特的魅力,成為歷代文人詩詠的對象。據相關統計,在中國的古詩詞中間,與芍藥相關的作品有800多首。

        芍藥在亳州已有千年的栽植歷史,每年暮春之時,在亳州大地上,自十河鎮綿延至十八里鎮的亳藥花海大世界,萬畝芍花競相綻放,迎接著各地游客。據介紹,芍藥的種植歷史,最早可追溯到夏商周時期,東漢時期神醫華佗的百草園里,也有芍藥種植的記錄。

        安徽博物院藏有潘玉良畫作《紅芍藥》,畫作右上角有張大千題跋:“予年廿時,嘗賦《種花詩》云:‘第一莫栽紅芍藥,花開春已是將離’……”提及芍藥,似有淡淡傷感,或是因為春的尾聲即將到來?!皩㈦x”,正是芍花的別名,除此之外,還稱為“余容”。芍藥是暮春時節裝點春天的重要花卉,代表了即將離去的春天,由此不難理解“將離”與“余容”的意境?;▋旱拿?,是中國人的浪漫,寄托了中國人對春光的無限遐思。(記者 晉文婧)

      【糾錯】 【責任編輯:周雨濛】
      中文十次啦